长春动植物公园内两只遭妈妈遗弃绿狒狒的生活<

时间:2017-05-10 23:23 来源:http://www.vpswow.com
  每当多美感到害怕时,它就会抱起小花毯。因为信任饲养员,多比经常跟他玩耍。本组图片记者陈英才摄   18日的长春动植物公园里,6岁的宇轩和妈妈贴在合家欢馆的玻璃窗外,看着13个月大的绿狒狒多比上蹿下跳,一条黄色的小花毯子盖住了脑袋,它边跳边抓毯子的动作把宇轩乐得咯咯直笑,激动时砰砰地拍起了玻璃。多比受到了惊吓,立即将毯子紧紧地裹在了怀里   另一边,只有4个月大的绿狒狒多美甜美安静,小天使般的她看到陌生人出现在玻璃窗外,立即将身子伏在和哥哥一模一样的小毯子上。   这是两只从出生起就被妈妈遗弃的宝宝,遗弃在灵长类动物中并不常见,原因至今仍是个谜,而他俩也永远无法再回到妈妈身边。自出生起,多比和多美便来到有育婴馆之称的合家欢馆在这里,哥俩儿有若干位人类妈妈和爸爸,喝着奶粉,经常享受洗澡、抚触等待遇,但这些仍然无法弥补亲生妈妈不在身边的遗憾;当一批又一批的小伙伴相继回到了妈妈身边,它俩只能紧紧地抱住那条替代了妈妈怀抱的小花毯子。   多比和多美的幸福生活   从公园正门往里走,不远处就是被称为小动物合家欢馆的圆形建筑。在经历了春夏季节的生育高峰后,里面已没有小袋鼠、小东北虎、小狮子等多种小动物欢聚的热闹场景,只剩下了冷清。多比和多美就在这冷清中迎来了寒冷的冬天。   野性活泼的多比   合家欢馆的4号育婴房里是早已超龄的多比,去年9月18日出生的它相当活泼,一个劲张大了嘴要咬饲养员惠东生。它攻击性这么强,是不是和从小母亲不在身边有关?记者将想法说了出来,与动物打交道近30年的惠东生立即纠正说:这不是要咬人,它和我玩呢!   但很快,多比还是发出了吭吭的叫声,原来是因为摄影记者踏足了他的领地。叫声代表了双重含义他很害怕,同时也警告摄影记者不要太嚣张。   已经断奶的多比,虽然与人类还很亲近,但天生的野性开始渐渐显现。   文静呆萌的多美   多美的生日是今年的6月25日,5号房是她的闺房。看到记者靠近,她用那双大大的眼睛望着陌生人,满是无辜。文静呆萌的性格和她哥哥多比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嗨,多美!听到记者打招呼,她站了起来,用长长的手指挠了挠屁股,随即又趴在了小毯子上。记者在闺房呆了10多分钟,她自始至终都没离开过毯子。   兄妹俩为啥不能同处一室?合家欢馆班长裴艳华解释说,它们月份差太多,看到多美喝奶,多比会来抢的。   溺爱:现烤面包喂哥俩保证没有添加剂   由于之前灵长类动物生产后都是自带宝宝,饲养员这是首次全人工喂养小狒狒,且绿狒狒在人工饲养环境下成活率极低,所以在饮食、起居、安全等方面需要更加认真、小心,简直达到了溺爱的程度。   6名饲养员,就是哥俩的爸爸妈妈。饲养员们轮流值夜班,保证24小时不离人。多美3个小时必须喂一次奶。惠东生说,哥俩出生后一直喝奶粉,大点儿时添加了蛋黄、苹果等辅食,以保证营养充足,达到生长标准的要求。为了给哥俩改善伙食,饲养员们甚至学习了面包的烹饪方法,现吃现做的面包让多比和多美吃得特别香,买的面包担心里面有添加剂,咱自己做的不用担心食品安全。   精细:一年多未生过病哥俩身体嗷嗷棒   这比养孩子还精细呢!记者笑着说,立即得到了惠东生的赞同:那当然了,小狒狒和小孩儿一样,刚出生爱感冒、拉稀啥的,抵抗力弱啊。每天,值班的饲养员会做消毒,将奶瓶、奶瓶刷、奶嘴用开水煮一遍,再用消毒粉浸泡;每3小时冲好奶粉后先用手试试水温凉热,再喂这兄妹俩;每周给哥俩洗澡,防止他们臭臭的;刚出生的宝宝不会排便,只吃不拉,还要人工刺激排便,其实这是妈妈的事,母兽会通过舔或抚摸来刺激宝宝排便,它俩排便就需要我们帮忙。   一年多来,定时定点定量的饮食、每周两次的洗澡、24小时的监护,让兄妹俩从没生过病,不得不说这是全体饲养员的功劳,也让记者频频感慨饲养员是个操心的活儿。   信任:饲养员喂啥吃啥拒绝陌生人喂食   饲养员的精心和认真,得到了多比和多美的认同,它俩的表达方式是信任。到底有多信任?聪明又胆小的灵长类动物,不吃陌生人送来的东西,只吃饲养员手中的东西,喂啥吃啥。记者提出想用奶瓶喂小多美吃奶,惠东生说,不可能,陌生人送来的食物,即使再饿,她也不会吃,还会害怕得嗷嗷叫。直到熟悉了一段时间、恐惧感消失后,灵长类动物才肯吃。   正是出于小动物这份难得的信任,惠东生他们在人工喂养时更用心。   多比和多美的未来   一般来说,在合家欢馆的小动物们养到断奶时,便会回到母亲的身边,学习野性地生活。多比严重超龄了,多数动物最多半年就送回妈妈身边。惠东生说,每次看到小运物被送走心里不舒服,像少了点儿啥儿,但也挺欣慰;多比和多美永远不能回妈妈身边。这令他心里更不舒服。   或缺奶或产程过长哥俩被遗弃原因成谜   多比和多美是一奶同胞,它俩经历了同样的被遗弃经历。   出生后,它们的妈妈既不喂奶,也不带在怀里,而是当作玩具抓着玩,把刚出生的小狒狒在地上拖来拖去。裴艳华说,不行,快把孩子拿出来!人们担心小狒狒的安全,便将哥俩相继送到了合家欢馆养育。而之前,兄妹俩的妈妈都是生产后便自己母乳喂养,喂到8个月至1岁左右,就开始孕育下一个小生命了。   到底是什么让妈妈自去年起突然如此绝情?裴艳华分析说,有多方面的原因,可能奶水不够,可能产程时间过长导致太累等。记者上网查阅资料发现,在绿狒狒种群中,宝宝刚出生便被遗弃并非个例,之前我国其他城市的动物园内也曾出现过同样的情况。   长大后无法归群   只能另觅生存空间   灵长类动物出了名的欺生和不合群,长大后他们会打架,一旦把多比送到群体中就会挨打,打坏了咋办?所以只能分开饲养。惠东生说,据说为了让多比和多美有生存的空间,动植物园正在维修另一处狒狒馆。明年开春多美断奶后可以独立生活时,它俩就会搬出去了。   一条小花毯代替母爱   看到这里,大家是不是觉得多比和多美的生活是相当幸福?可现实里却不是这样,它们的行为告诉饲养员:它们缺爱啊!   不得不说的小花毯   多比和多美都有一条印着世界著名品牌标志的小毯子,土黄色,珊瑚绒材质,没啥特殊之处。   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发现,这条小毯子远不止保暖的作用那样简单。最初,小毯子是给兄妹俩保暖的,还未到供暖的季节,晚上睡觉时如果觉得凉,它俩就会自己盖上。时间久了,小毯子竟然成了一种依靠每当有游客敲击玻璃、有陌生人出现时,感到害怕的他俩就会一直在毯子上蹭,以寻求安全感。   换句话说,这条从出生之日起便陪伴的小毯子,已经成为兄妹俩生命中另一种意义上的妈妈。   有奶便是娘?非也!   这是多比和多美的恋物情节吗?其他动物被遗弃也会是这样吗?记者查找资料发现多年前有这么一个相关实验。   当时,两名外国科学家将一只刚出生的小猴子抱到实验室,与母猴强行分离。他们用铁丝做了两个架子模拟母猴,其中一个架子上绑着奶瓶,另一个绑着一块绒布。人们认为,正所谓有奶便是娘,猴宝宝肯定与有奶瓶的母猴更亲近。但事实证明,除了饥饿时猴宝宝会去有奶瓶的母猴处吃奶,余下的所有时间它几乎都抱着绒布母猴。   这个实验因缺乏人性而饱受争议,最终停止。但明确的结果是,刚出生的宝宝更渴望的是怀抱而非食物。   所以,记者不难理解土黄色的小毯子对于多比和多美的含义。它们将所有对妈妈的依赖全部寄托在小毯子上,只有小毯子会给它们安全感,是对它俩心灵的一种慰藉。   动物和人一样需要关爱   动物和小孩儿一样都有依赖性。裴艳华说,像咱们身边也有人有依赖毯子或被子的。   裴艳华还告诉记者,同样是动物,人工喂养与母兽喂养的小动物的差别却极大,其特点就是野性的显现人工喂养的动物跟人特别亲,虽然只局限于饲养员;而母兽自带的小动物两个月大时便有了野性,见到人就会像母亲一样发出警告意味的嘶吼声。   记者此前曾在采访中遇到过四位对小毯子或小被子有依恋情结的人,他们有的已是三四十岁的成年人,也有几岁的小宝宝。但他们都和多比、多美一样,无论是睡觉还是遇到不顺心的事时,小毯子或小被子必须在他们的身旁,甚至出差或上幼儿园都要随身携带,这样心里才会安稳。   在儿童绘本《阿文的小毯子》里,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只叫阿文的小老鼠。它无论是走路、吃饭、睡觉甚至玩耍时,都一定要带着它心爱的小毯子,否则心里不安稳。阿文要上学了,妈妈爸爸便将小毯子剪下一块做成了手绢,阿文带着小毯子最终适应了学校的生活。   这种依恋情节从何而来?市心理医院的心理学家认为,迷恋小毯子之类的小东西,说明是迷恋者的一种最基本的安全需要,是需要关爱的一种表现。他们从长时间陪伴、非常熟悉的事物中产生依赖,并通过接触这一物体来获得安全感。专家说。   链接:   绿狒狒   绿狒狒,又名东非狒狒、橄榄狒狒。产于马利、埃塞俄比亚等地。因毛色为橄榄绿色,所以得名。寿命可达35岁,在人工饲养条件下,寿命可达37岁。约1岁时可自立。   在我国,只有大型动物园和少量中型动物园有绿狒狒的展出饲养。因狒狒幼崽易夭折,所以绿狒狒的繁殖一直是个难题,目前长春动植物公园已经突破这一难关。   提示:   亲,别拍玻璃   人和动物一样凶猛,动物和人一样需要关爱。   亲,如果你想要给这两个小可怜儿关爱,请将敲击玻璃的手放下来,静静地观赏,这给予的就是一种无声的爱。   长春晚报记者陈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