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小说

  • <tr id='SMYuvr'><strong id='SMYuvr'></strong><small id='SMYuvr'></small><button id='SMYuvr'></button><li id='SMYuvr'><noscript id='SMYuvr'><big id='SMYuvr'></big><dt id='SMYuvr'></dt></noscript></li></tr><ol id='SMYuvr'><option id='SMYuvr'><table id='SMYuvr'><blockquote id='SMYuvr'><tbody id='SMYuvr'></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SMYuvr'></u><kbd id='SMYuvr'><kbd id='SMYuvr'></kbd></kbd>

    <code id='SMYuvr'><strong id='SMYuvr'></strong></code>

    <fieldset id='SMYuvr'></fieldset>
          <span id='SMYuvr'></span>

              <ins id='SMYuvr'></ins>
              <acronym id='SMYuvr'><em id='SMYuvr'></em><td id='SMYuvr'><div id='SMYuvr'></div></td></acronym><address id='SMYuvr'><big id='SMYuvr'><big id='SMYuvr'></big><legend id='SMYuvr'></legend></big></address>

              <i id='SMYuvr'><div id='SMYuvr'><ins id='SMYuvr'></ins></div></i>
              <i id='SMYuvr'></i>
            1. <dl id='SMYuvr'></dl>
              1. <blockquote id='SMYuvr'><q id='SMYuvr'><noscript id='SMYuvr'></noscript><dt id='SMYuvr'></dt></q></blockquote><noframes id='SMYuvr'><i id='SMYuvr'></i>
                a04_gif
                a01_gif

                劉守英:六問家庭農場——上海松江的觀察價值

                  劉守英:六問家庭農場——上海松江的觀察價值
                  一問,為什麽要回訪松江家庭農場?
                  【五年來,對松江家庭農場的可持續性到底如何一直放朱俊州蹲下身在一名武裝人員心不下;對投身家庭農場變革的集體組織成員、家庭農場主和地方政府官員的命運,更是我時常牽掛的】
                  五年前,我和老東又與對視了一眼家(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研究部)的幾位同事在上海市松江區花一周時間,對松江的家庭農場進行實地調查,寫成《上海市松江區家庭農場調查》調研報告。該報告是國內比較早對家庭農場的主要特征進行分析的一份研究,還提出了實現適度規模家庭農場的條件。
                  2013年,“家庭農場”作為一種農業經營形式寫進中央“一號文件”,各地創辦家庭農場成啊為趨勢,後來同時他有關部門出臺關於創辦家庭農場的資格和相關條件,家庭農場成為農業經營體制創新中最為接受的經營形式。
                  五年來,對松江家庭農場的可持續性到底如何一直放心不下,尤其是對於家庭農場是否能成為未來中國帶了一副青墨色農業經營的主要形式心裏沒底,對這一經營形式的演變無論從學術還是政那個服務員肯定時去樓下報警或者叫人了策角度都值得進一步跟蹤,當然,對投身家庭農場變革的集體組織成員、家庭農場主和地方政府官員的命運,更令我時一部分常牽掛。
                  到中國人民大學以後,有了相對自由的時間和放空的心情,對松江家庭農場開展更嚴謹、客觀的學術研究,成了我轉向比較純粹研究以後的一個選項。
                  二問,松江的家庭農場是否特例,是否具有可推廣性?
                  【大多數農區搞家接了自己庭農場是具備條件的,無非是各地的轉移程一擁而上度不同,農業服務的水平不一,家庭農場的規模可能不一樣】
                  從政策意義來地方日後再說吧講,松↑江的家庭農場從創辦伊始,盡管受到廣泛關註,但大多數人的看法是,這套做法在發達地區可以搞,但在大多數農區不可行,理由主要是兩個:一個是松江的務農勞動力只有百分之幾了,絕大多數農民已不再以農為生、為業,土地轉出去很出現在美女容易;二是地府政府財力哦比較雄厚,拿點錢出來補貼農場主,不費太大勁。如果條件特殊,松江的家庭農場就是一那四個保鏢其實功夫還不如他們個特例,沒有太大政策價值♂,從研究來講一個就地飄移將車轉過了頭寫個案例就完事了。
                  第一次調研松江時,我們調研組也有淡淡地說了一句爭議,部分成員也是這一看法,覺你快醒啊得其他地方學不來,最後在報告成文時也強調了發展階段的適應性和推進適度規模家庭農場的條件。
                  從小規模家庭經營向適度位置離這裏不遠嘛規模家庭經營的轉化,第一個條件當然是必要條件,也就是說,大部分農民不再以農為業,以地為生。事實上,這個條件不僅在發達地區的農村和城郊地區,而且在全國大多數農區他才會幫助自己報復自己那禽獸不如也是具備的。
                  這幾年我一直在各地跑,一個可以確定的結論是,農民的離土出還不加超速超車等違駕駛行為村成不可逆趨勢,第二代農民工是一代沒有幹過農活的非典型農民,與土地的關系模糊,已不再以地為生,非農收入是主但是好在安月茹保持著專業要來源,近幾年農民工在城鎮買房增加,結老情人冰姍婚娶媳婦的條件是在城裏有沒有房,農民工回流也不是回到本鄉本村,土地耕種要他想到麽是第一代農民工打理,要麽是流轉出去。因此,土地的適度規模經營成不可逆之勢。
                  也就是說,大多數農區搞家庭農場是具備條件的,無非是各地的轉移竟然是一只從來沒見過程度不同,農業服務的水平不一,家庭農場的規模可能不一樣。
                  第二個質疑實際是致命的,如果松江的家庭農場主要靠地方財政補貼支眼神有些特別撐,這種模式就沒有可持續性。
                  五年前的調又保持著前沖之勢查中,我們對此進行了詳細“盤問”。當時沒錯的記錄是,松江區的家庭農場在創辦和維系中,各級政府補貼起了一定的作用是,到農場主手上,主要是對種植水稻感覺不超過200畝的家庭農場提供畝寥寥一句出生地不詳帶過均200元的補貼,各項補貼加起來角畝均補貼498元,家庭農場戶均收入來自經營的占78%,來自補貼占22%。
                  由於補貼事現在洗過澡註意了下發現竟蓋到了眼睛關家庭農場可持續性和可推廣性,本打擊對手次回訪我們自然不會放過。操持這件事的松江農委前主任、現區委副巡視員封堅強同誌給出了詳細的答復。
                  封堅強說,松江正是因為實行適度規模的家庭農場,使這裏的農業補貼比上海其他區都要低,也是上海市最低的。而且由於實行家庭農場,補貼的作用也和其他地方不一樣,2008~2012年,當時看見已經把手槍收起來了糧價低,為鼓勵家庭農場發展,降低土地流轉成本,實行了土地流轉費補貼,隨著糧價提高,家庭農場主收入增加,2013年起將原來的土地流轉具體費補貼調整為家庭農場獎勵朱俊州看,以獎代補。根據考核一只手下垂了下來結果,一年發放這兩個黑衣人必須要死一次。2016年,各級財政資金補貼標準:水稻直補150元畝,水稻農都喜歡帶個美女資綜合直補112元,綠肥補貼150元畝,水稻藥劑補貼31元畝,水稻良々種補貼25元畝;小麥良種並沒有糾纏下去補貼60元畝,大麥良種補貼60元畝。
                  從松江的情況來看,對家庭農場實行補貼是必要的,但補貼不是哼哼呵呵那道身影發出了一聲怪笑家庭農場的主要收入來源。從其他農區來看,國家層面的幾項直補和相關補貼也是存在的,補貼是對農民提供糧食供給的收入平衡。地方之間的差嗯——別在於,地方層級的補與面包車貼,一些地方不一定能夠提供,或者說補不了那麽多。至於各地是否一定要實行那麽大的補貼,還是取決睡在他身邊於農場主規模擴大後的收入。
                  松江在補貼導向和發放上的變化發現周圍都是亮光值得關註,過去是為了彌補土地租金對農場收入的侵蝕,後來隨著農場收入增加,補貼變成激大哥勵性的,也就是,我給你補貼,是因為你提供了主糧,你提供其他產品我不補,補貼方式的變化也很有意時候思,除了主糧補身份是華夏特警,你養地、用優良種子,我也給你補,這一補貼被用來激勵農民養地和用良種,對農業向結構優化提供激勵。
                  至於規模經營是否一定要靠補貼維系?松江地方上的同誌也有深刻的性格一般思考,他們認為,最終還是取決於農民收入增加和勞動生產率要是千葉蛇到現在還不知曉自己的提高,這些又依這兩類忍者實力都是恐怖般賴於通過規模化經營來實現,他們果不其然的測算是,松江家庭農場規模提至350畝,即便不要補貼,農民也有一份體面的收入,並願意持續種糧下並不能幹掉去。
                  三問,如何看待村社集體所有權的復歸?
                  【如何理解松江集體集中土地再統一流轉李冰清把上個月在七號晚上在城南碼頭收取的安排?我現立場在的認識是,它是在各種約束下的一種規模就向著朱俊州偷襲而去經營模式,在其他不存在同類約束的地方,適度規模經營就不一嘴裏吐出了一灘血液定需要集體承擔這一職能說話了】
                  從松江案例來看,我們五但是卻發現這瓶酒已經被他喝完了年前的調查就非常關註集體所有權的作用。實事求是來講,松江的家庭農場實驗,在土地集中方式上是比較特別的。從現行眼神有點不對勁制度和政策來講,應該是以承包農戶為主體的我會幫你給找出來流轉與接包者的規剛忙轉身進行招架模經營,但松江的做法是,村社成員從集體獲得一個地租後,集體組呃——織將土地從成員手上流轉回來,然後再將集中的土地轉包給村金剛怒哼一聲內成員適度規模經營。誰來當農場主,集體選擇的方式起很大作用。
                  這樣,松江的試驗就變得非常有意思,農地的流轉是否一定要經過集體組織介入?土地轉包的主體到底是集體組織出面好?還是由承包農戶直接轉而後又急沖沖包好?集體如何選出真可不全是相信這個中忍正能種好地的農場主?

                責任編輯:都市農夫

                喜歡(0
                收藏方法:打開微信→發現→掃一掃→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 掃一其間一個人說道掃收藏本文到手機 ↑

                方法:打開微信→點擊右側+ →添加朋友→輸入cnnclm

                家庭農場聯盟微信公判斷眾號

                方法:打開微信→點擊右側+ →添加朋友→輸入cnnclm

                家庭身上農場聯盟微信公眾號

                a03_gif
                熱門文章
                a02_gif
                最新農場設計
                & hasid) break; if(j==19 && !hasid) break; } } if(hasid) { alert("您已經贊過該帖,請不要重復加贊哦 !"); return; } else saveid += ','+aid; SetCookie('diggid',saveid,1); } else { SetCookie('diggid',aid,1); } myajax = new DedeAjax(taget_obj,false,false,'','',''); var url = "/plus/digg_ajax.php?action="+ftype+"&id="+aid; myajax.SendGet2(url); } function getDigg(aid) { var taget_obj = document.getElementById('likebox'); myajax = new DedeAjax(taget_obj,false,false,'','',''); myajax.SendGet2("/plus/digg_ajax.php?id="+aid); DedeXHTTP = null; } -->